無心插柳柳橙汁

IMG_1297

現在澳洲時間快要淩晨一點了,我重感冒,依然輾轉難眠,原因是這趟來澳洲苦苦掙紮了將近四個月,過著每周要燒掉人民幣一千多,完全入不敷出的苦勞生活,今天終於苦盡甘來,頂著鼻涕和頭痛,臨場發揮接受面試,並漂亮揮出全壘打,即將拿到一個合法穩定的工作了。

回顧這段時間的甘苦,前一個半月完全找不到工作,第一次英語面試剪輯師,緊張到自己也覺得不知所雲,而對方看起來也不太靠譜,後來我沒繼續接觸,也沒再接到通知,讓我對自己和對環境都很失望,第二次面試,好不容易因為講的是中文,跟大多數華人一樣,混成了一個華人餐廳的黑工,雖然領的是遠低於法定時薪的微薄工資,而且很累很危險又沒有任何保障,但我還是咬緊牙關一路做到了現在,雖然實際上是被資本家剝削,但我還是很感謝這段時間的磨練,我學習到了餐廳運作的整個基本流程,並且幾個月下來刀工精進不少,切菜備料刷刷刷的,這下以後我老婆有口福了。

第三次面試,因為有內部的臺灣好友牽線,我寄予厚望,是自己的留學代辦公司,既可以發揮我的美術和電腦專長,又有一個非常良好的英語工作環境,我簡直恨不得隔天馬上去上班,沒想到即便是我的面試臨場發揮已經到我目前口語水平的極致了,依然半路殺出個程咬金,硬是把這個工作搶了去,我很失望,但不嫉妒,因為他努力的比我更久,付出比我更多,再加上已經取得澳洲學歷又有全職的工作簽證,那是他應得的。

原本以為艱難的日子也該過去了,沒想到更大的打擊還在後面,一個多月前我終於在網上找到了一個夢幻般的工作,可以跟著專業的澳洲導演和團隊做我最愛的剪輯,在美麗的黃金海岸過著一邊工作一邊沖浪的美好生活,說真的如果我要做剪輯,我真的選錯了城市,就跟拍電影和搞IT首選北京一樣,澳洲的電影工作也全集中在最大城市悉尼和藝術中心墨爾本,布裏斯班這樣的鄉村旅遊城市,相關工作簡直是鳳毛麟角,即便是有,專業性也不強,規模更不可能大,而且對英語和簽證的要求還特高,可以知道這個崗位有多難得。

為此我付出了許多努力,花了許多時間填寫資料,還用了一整個周末完成了一只風格獨特的剪輯測驗影片,並順利從十多個競爭者中取得其中一個面試通知,萬萬沒想到的是,面試前一天布裏斯班迎來了颶風,導致隔天的直接面試被取消,改為 Skype 面試,而更沒想到的是,竟然不是視頻面試而只是網絡語音“面試”,而對方是有著濃重英文口音的澳洲本地導演,突然來考驗我這這殘破不堪的半自學英語…。

結果措手不及的我再度因為太過緊張而語無倫次,真實的英文水平十成也發揮不到兩成,說話打結,耳朵長繭,講出的句子深度其Low無比,簡直弱到了令人發指的程度,說真的,只學了三個月英語的幼兒生恐怕說出來的句子都會比我好,最後就因為一個無比尋常的句子“What do you do in your spare time”一下子聽不懂,竟然很慫的在那裏 Pardon Pardon,請他說了四五次,他就開始有點不耐煩了,短短幾分鐘後就草草結束對話,可以說一下子就把我斃掉了,留下呆若木雞的我。

掛上電話後,從此就再也沒有那團隊的消息,然後,我徹底崩潰了,哭慘…。

過去找工作總是一帆風順的我這下終於明白,最痛苦的並不是沒有機會,而是機會就在你眼前只差一步,你卻無能為力去擁有,眼睜睜的看它從手裡溜走,但是你卻連伸手的能力也沒有,這下終於理解,2004 年去參加電影學院考試,那些表演系女生,為什麽會在考試結束後頂著寒風在路邊悲哀的嚎啕大哭了。

那也許是一生只有一次的機會呀。

今天,第四次面試,和前幾次面試完全不同的是,我根本不曉得今天會有個面試,而且還是英文的,要和正宗老外對話,而且我還因為感冒,嗓子啞了,鼻水直流,我以為只是要去跟我以前的臺灣仲介聊聊天談談工作而已,能不能上崗完全是沒譜的事兒,因為找我去的人也不是老板。

這裏就要經典的老生常談一下了,兩個星期前,在極度的絕望中我心血來潮的打開了“秘密”那本書,重新溫習了一下“吸引力法則”如何通過向宇宙傳遞訊號來吸引好事發生在自己身上的封建迷信思想…。

然後我就努力做了整個周末的白日夢,胡思亂想,什麽中彩票呀,變成肌肉男呀,環遊世界呀,獲得某種超能力呀,妻妾成群呀,就是不管他合不合理,只要哥心情好,怎麽想都成,結果周一,我兩年沒聯絡的前仲介就突然來了電話,問我想不想留在澳洲,他們現在有個空缺,如果我有興趣,要不要來試試,也許會先給我一個每周20小時的學生兼職工作,如果表現良好,那就是457簽證擔保移民。

我當然馬上說好,我跟他說,我現在很困難,現在別說做仲介了,也別說給我457工作簽證,只要能給我一個合法的白工工作,只要不是殺人放火,不管做什麽我都願意幹的。

我再也沒人可靠了,我得生存啊!

後來又等了一星期沒有消息,而老實說因為不是我的專業,我也沒有抱太大的希望,萬萬沒想到的是,人生最有趣的地方,就是往往在你別無所求的時候,機會卻自己跑來求你,所以今天,我一樣抱著平常心去跟我的前仲介們見面,一股我是死豬不怕燙的態度,然後澳洲主管回到辦公室,馬上給我一個毫無準備的臨場英文面試,馬的我連履歷都不曉得要帶,結果幾個回合的問答後,因為心情相對放松,我對答如流,笑話百出,氣氛和樂融融,其中最經典的一句問答是,老板問我為什麽覺得自己適合仲介這個工作,我咧開大嘴傻笑著說:“因為我很友善呀 (Because I am friendly)”於是大家聽了全都樂了,全場笑歪。

當然我後來也補充說,因為我也是背包客出身,在公司旗下做過肉廠,還是個很有經驗的剔骨手,我了解亞洲文化,我知道他們的想法和需要,所以我是很合適的人選,老板聽了很滿意,他竟然說:是的我看的出來你很友善,我聽見了從來沒有過的最好答案,好的,這工作是你的了,但是你要有思想準備呀,做得好也許就給你擔保移民,做不好就掰掰啰。

我說我同意,我願意隨時接受挑戰!

這就是我這四個月從未經歷過的澳洲留學生活和英文求職甘苦談,順利的話,下周開始,我就要正式以澳洲人力仲介的身份跟大家問好了,當然還沒簽合同前總是會有變數,就算簽了合同,也不代表就會順風順水,只會是另一個巨大挑戰的開始,但我還有什麽可害怕可失去的呢?也許這就是我命中註定要走的路呀,因為前因後果實在是太玄了,說來話長有機會再談吧,嗨森!

這當然不是我學的專業,也不是我曾經想過的夢幻工作,但是卻能結合我過去的背包客工作經驗,為後續來到澳洲的新包們,解決語言不通求職難的問題,只要努力用心做,就可以幫助成千上萬的人,而我當然願意幫助人,幫助別人,就是幫助自己。

正所謂有意摘花花不開,無心插柳“柳橙汁”,很多事情是無法強求的,很多事情也是難以預料的,努力做好自己,走一步算一步吧,上天自然會有最好的安排。

大家快去買“秘密”來看吧,哈哈。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