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是一切問題的答案

vangogh-1889-2x

很好,現在是凌晨五點半,凌晨兩點就醒來的我,現在又開始感到焦慮了。

症狀是,頭痛,頭暈,胃痛,反胃,正如同這段時間多次發作的情況相同。

電腦播放著我最愛的小野麗莎,用清脆的鍵盤敲打我的字。

我想試試,這個方法,到底有沒有辦法解除我的焦慮,從上一篇文章發佈到現在,我的部落格草稿夾裡有好多篇文章寫到一半就擱淺,但是,這一篇我一定要寫完它。

前段時間我受到了很大的情感挫傷,好幾個月來的美夢、計劃與期望,在一夕間幻滅,一下子我真的找不著北了,台北的房子租了,雅思補習班也報了,沒辦法,就呆下去吧。

沒想到補習班才上了兩堂課,我就焦慮到逃離了課堂,驚恐的程度猶如鋼鐵人3的東尼史塔克。

把自己關在家裡掙扎了四天,說真的,還真不只一次有想死的念頭,那麽為什麼我還沒死呢?

一. 我不忍心留下我爸媽在這個世界上傷心,白髮人送黑髮人永遠是人世間最大的悲劇。

二. 當我生不如死的時候,內心深處總是還有一個聲音在呼喚我:不要放棄,時候還沒到!

三. 我很怕痛,而且當我想到那麽帥的一具屍體死在那裡的時候,心裡也會覺得可惜。

Anyway,總之我現在還活的好好的。

後來,我開始流連台北的各大心理諮詢診所。

我明白再看精神科是沒有用了,藥除了麻痺我的心靈,摧毀我的能力,有什麼屁用?

找朋友聊聊也沒用,愛面子的我只願意把最好的一面展現出來,扒開自己的脆弱在人們面前,實在是不合我的個性,往往只會讓我加倍的痛苦,更何況,這世界上也不乏在你最脆弱的時候插你一刀的人。

所以,我只好求助專業,希望能治癒我的痛苦。

第一間找的是X崙諮商中心,只談了一次我就沒再去了,我不是覺得那位諮商師不好,她人很好,也很用心跟我談,但我就是覺得她沒有足夠的聰明才智來撂倒我內心的惡魔,對雙子的我來說,比自己笨的人說的話是聽不進去的,我不是說自己有多聰明,其實我很笨,不然也不用在那痛苦掙扎了,但我內心的惡魔比我以及比那位諮商師都還要聰明啊,沒辦法,放棄。

第二間我找的是X言心理諮商所,這位諮商師還蠻不錯的,和我的頻率比較對,愁眉苦臉的我找她談話時我竟然笑了,第一次東拉西扯了好久我不曉得到底在談什麼,第二次去我狀態比較好了,才感覺到有被"治療"到,她用了一個很特別的療法,要我離開原本坐著的沙發,坐到對面的椅子上,然後想像沙發上坐著我小時候的自己,與我自己對話。

她問了我一些問題,譬如"你覺得小時候的你是怎麽樣的人?"、"你喜歡小時候的自己嗎?"、"你想對小時候的自己說些什麼樣的話?" 諸如此類。

我說:"小時候的我是一個很單純很善良的人,現在也是,我當然喜歡小時候的自己,我最羨慕的就是那個時候比我現在還快樂很多很多,對他,我想說的真的就是,我好羨慕你……"

我們還用這個方法談了很多很多,過程是滿好的,只不過最後她要我坐回沙發時抱著一個枕頭,想像那是小時候的我,怎樣都覺得彆扭。

我說:”我覺得好彆扭。”

她說:"那顆枕頭就是你啊,你為什麼要排斥他呢?"

我:”可它就是一顆枕頭啊。”

她:”那是小時候那個脆弱無助被小朋友欺負的你,你要好好的疼愛他啊。”

我:"所以我現在應該哭嗎?"

她:”對!用力的哭出來吧!”

我:”………….”

我心底的惡魔沒有上當,如果它稍微笨一點的話就好了,這個時候就會抱著枕頭痛哭,以達到被治療的目的。

所以,這個診所也沒再去了。

第三家,叫做X語心靈診所,有意思。

因為我很想多多瞭解一下那個單純又複雜的自己,所以我直接找了所長,要他給我做一個貴的嚇死人的「精神狀態深度評估」。

我聽人家說,精神科醫生通常病的比病人還要重,而這位醫生雖然是心理師,但又有著精神科醫師的背景,所以看起來就是一位不折不扣的神經病,散亂的頭髮,歪斜的眼睛,臃腫的額頭和臉頰,與長相毫不相稱的斯文語氣,而且他只要一開口問話,眼球就會用力的往上吊,嘴巴往下翻,看起來怪恐怖的,所以一開始給我帶來很大的疑惑,我很想問:"醫生,你還好嗎?我怎麽覺得我看起來比你還正常?"

可是到後來他思考的縝密和活躍大大的消除了我的疑慮,我感覺到我心裏的魔鬼找到了一個旗鼓相當的對手,讓我有一種被茅山道士畫符給鎮住的感覺,同時,他又像位偵探,在我過去凌亂而又繁複的生命線索中,抽絲剝繭,不斷理出一些看似頭緒的頭緒,最後給了我一個晴天霹靂的結論:

我根本沒有躁鬱症。

而是心理問題。

我需要的是心理治療,而不是藥物治療。

他的依據是:有躁鬱症的人情緒起落是沒有原因的,會莫名其妙的興奮,又會莫名其妙的鬱悶,而我,每一次我興奮起來,卻都有原因,通常是因為我開始了新的創作,而這種創作,會給我的虛榮心帶來極大的滿足,或者為我的未來開闢什麼樣的道路,所以我會興奮個好幾天睡不著,其實是很正常的事,但為什麼當作品完成時,我又會如此憂鬱呢?那是因為當作品要供眾人檢視時,是我最緊張的時候,所以我當然會憂鬱啊。

我聽了聽覺得很有道理,心裡的魔鬼被說的啞口無言,暫時投降了,走出診所,有一種輕飄飄的感覺,吹著口哨,開心的去逛誠品書店。

但接下來的兩天,我依然鬱悶,直到我有心想試一試醫生說的是不是真的。

那天在誠品書店,我無意中翻到NLP創始人理查·班德勒的新書「NLP之父-3天改變你的一生」,裡面大量提到了「次感元」的應用方式,於是,每天孤獨的躺在床上被焦慮、孤單、寂寞、絕望、崩潰給折磨的我,就開始靜下心來,拋開所有負面的情境,重新以正面的心態思考:我到底要的是什麼,當我確定我想要的是什麼後,我就開始在腦海裏去想像那個我想要的畫面,仔細的運用視覺、聽覺、觸覺、嗅覺、甚至味覺,去感受那個新的畫面,視聽觸嗅味無感在大腦中的記憶、呈現、想像與編排的方式,就是所謂的次感元。

十分鐘後,我從極度憂鬱的狀態重新進入了愉悅的狀態,而且越來越感到興奮。

那一刻,我彷彿又看到了勝利的曙光,那是十多年來我內心的墮落天使和爆烈狂魔的慘烈惡鬥的又一次佔上風,即便那又是如此的短暫,但足夠我開心個一禮拜了。

五天後我躊躇滿志的再去找那位醫生,很愉悅的告訴他:"我覺得你說的是對的,我真的沒有躁鬱症,因為我現在完全沒有在吃藥,可是我運用書中所教的方法才發現,原來我具備隨時切換自己情緒的能力,而並不是完全受制於自己生理的病態而無法控制的,另外,當我把情緒切換過來的時候,我發現現在這種興奮的感覺,就是我以往所謂「躁」的狀態,而當我處在這個頭腦清楚又充滿自信的狀態時,我才發現一個人的信念,是具有如此可怕的力量,四年前,當我相信那群庸醫給我下的診斷後,我相信自己沒救了,原來以往那些輝煌的過去,是那種躁的病態,而沈溺在憂鬱裡掙扎甚至被藥物的副作用淹死,才是唯一的結果,我在躁的時候我相信自己有實現一切夢想的能力,然後我真的實現了很多了不起的夢想,而我在鬱的時候卻相信自己是世界上最無能的人,結果連基本的生活都不能自理,最憂鬱的時候,連晚餐是要吃雞腿飯還是排骨飯,都無法決定,我現在終於明白,不管我相信我是宇宙之王還是宇宙塵埃,都沒有錯,因為信念的力量就是,我相信自己是什麼,就是什麼,這是千真萬確的,我終於懂了。"

醫生靜靜的聽我說完後,他說:"沒想到你進步的這麽快,真的沒想到。"

我當時心想:"因為我聰明啊,我懂得運用知識的力量。"

可既沒想到又早已料到的是,隔天,惡魔又趁虛而入了,即使我已經築好了長城,設下了千軍萬馬進行防禦,在黑暗的原力之前,還是如此的不堪一擊。

又過了五天,我再次愁眉苦臉的去找醫師,第一句話就是:"我感覺糟透了,簡直是生不如死,只要一回到家裡我除了打電動、看電影、亂翻網頁,我什麼都不想做,而因為我什麼都不想做,所以我就那裡也不想去,因為我哪裡也不想去,所以我也不想見任何人,因為我不想見任何人,我就覺得自己好孤獨,我覺得自己好孤獨,我就覺得自己好絕望,我覺得自己好絕望,我就真的很想死,我覺得很想死,可是又不忍心死、捨不得死、也很怕痛、很怕去死,然後就覺得自己一無是處,感覺糟透了,簡直是生不如死,然後只要一回到家我除了打電動、看電影、亂翻網頁,我什麼都不想做……"

醫生聽我嘮叨完一大堆後,又用他那尖細斯文的語調緩緩的說:"其實你感覺糟透的時候到我這裡來,反而比較有利於治療耶,因為這樣有助於找到你自己的問題,你自己覺得這禮拜的你和上禮拜的你有什麼不同?"

我說:"不同不同,太大的不同了,上禮拜的我是宇宙之王,這禮拜的我簡直是宇宙塵埃,完全不同,我興奮的時候和我憂鬱的時候想的完全是兩碼子事,興奮的時候我全身心都往積極面和光明面想,憂鬱的時候則完全是消極面和黑暗面,中間連一點緩衝都沒有,就好像啪一聲我興奮了,啪一聲我又憂鬱了,你說我沒有躁鬱症?那我該不會是精神分裂了吧?"

醫生說:"不!你沒有精神分裂,在我看來你完全就是同一個人。"

我:"蛤?"

醫生:"你沒有發現High的你跟Low的你都有一個很大的共通點嗎?那就是恐懼,在High的時候你恐懼會Low回去,在Low的時候你又恐懼High起來。"

我:"我哪會恐懼High起來?我很愛High起來,我只是覺得有時候High的很累而已。"

醫生:"那你是不是很怕High起來就會Low回去?"

我沈默了一會。

我:"確實,我真是怕的死去活來……那已經超越恐懼的層次了,簡直是發自內心的顫栗……"

醫生:"所以你只要開始不要恐懼,不要急,你的情況就會好轉了,其實從我的角度來說,我並不覺得你High的時候有多麼的厲害,也不覺得你Low的時候有多麼差,你還是你,你就是你,在旁人的眼中永遠是一樣的,只是你自己的內心把它當成了完全不一樣,你High的原因是你以為你找到了一個方法可以在短時間凌駕於眾人之上,你Low的原因則是你害怕你會長時間被踐踏與眾人之下,只要你想清楚了不管你是處於之上還是之下,那都是你內心所想像出來的幻覺,你的恐懼和焦慮就會改善的……"

後來,因為那位醫師重感冒,錯過了隔週的會談時間,所以這次對話成為我們目前的最後一次對話。

雖然我之後想了很多,也曾多次試著用「次感元」的方法再讓自己轉換過來,可是這次沒效了,痛苦如附骨之疽般不斷糾纏折磨著我,在等不到那位醫生的下一個時段之前,沒辦法了,我只好繼續向別人求助。

於是我前往國內最老牌的NLP訓練中心——X威思訓練中心尋求幫助。

運氣很好,由執行長直接和我會談,而且非常佛心的是,在別的心理師師和NLP諮詢師收費都高達2000到5000一小時不等的情況下,她居然願意免費幫我治療 ,真是讓我非常的感謝。

治療開始了,她初步瞭解我的狀態後,要我回想一件令我很開心的事。

我說:"哦!那是我前年第一次開車從墨爾本前往七百多公里外的農場的時候。"

她說:"我看到你的眼球往上翻了一下,你是想到了一個畫面對吧!"

我:"哦!對對對,這個我在書上看過,眼睛往上想到的是畫面,往下想到的是感覺,對吧?"

她點頭微笑,然後問:"那你看見了什麼?是彩色還是黑白,是動畫還是定格,位置出現在什麼地方?你出現在那個位置?"

我:"我看見了一路上的藍天白雲,彩色的,是動畫,畫面出現在我的左前方,畫面中沒有我,是我的眼睛看著窗外。"

她:"哦,那這就是你的主觀視角,在這個畫面裡你聽見了什麼?"

我:"我聽見了我 iPhone 裡頭的音樂,聽見了引擎聲以及風往後頭飛馳的呼聲。"

她:"好,那你現在想像一個讓你很難受的畫面,一樣告訴我畫面的細節。"

我說那是我昨天的狀態,我把自己封閉在一個小房間裡,關了燈,暗暗的捲縮在床上,我頭痛胃痛胸悶,只覺得生不如死,連去洗澡的動力都沒有,因此全身又粘又臭,房間裡還飄滿了濃濁的煙味,天哪,我光想像這個畫面我胸悶的感覺又來了,對了,畫面是低彩度的,出現在我的右前方,定格靜止不動。

她:"好,那如果把這個難受的畫面縮到那麽小,你有什麼樣的感覺。"一邊說,她一邊用手比出了一個方框,一邊往後退,退到她手中的方框成了一個小格子。

我說:"難受的感覺是比較弱了,但我還是覺得胸很悶。"

她:"好,那現在再把那個愉快的畫面想像出來,然後把這個難受的畫面移到左前方,跟舒服的畫面重疊,你覺得怎麽樣?"

其實我知道她想做什麽,因為在NLP的操作中,通過畫面「飆換」和「混合」的手法,是可以把壞的感受換成好的感受,把不好的習慣取代為好的習慣的,而且見效非常快,我知道這個方法,但我只是不知道操作的訣竅,要不然我之前就不會在短短十分鐘內把自己切換到 High 的頻道,可之後又多次無法成功了。

我說:"我的感受沒有變,我只覺得胸悶的好厲害。"

這麽棘手,從她的表情我看出她有點失望,於是她換了一個方法。

她:"你現在把你內心的悶想像成一根大柱子,移到你的眼睛正前方,然後把它打碎,感覺怎麽樣?"

我已經難受到額頭冒汗,站不住了,盤腿坐在地上,我說:"我不知道要怎麼把這個感覺移到我前面去,它就是塞在我的胸口,好悶好苦。"

她:"試試看,繼續試!把它打碎!"

我:"我可以配樂嗎?"

她:"可以可以!"

我:"其實我很有想像力,NLP常把我們腦海裡的影像比喻為電影,而我的大腦就是一個不折不扣的電影院,我喜歡雄壯的配樂和華麗的畫面。"

她:"那就儘可能的把它變的華麗又雄壯吧!"

“好的!"於是我集中精神用力的想像,我想到了前幾天看的迪士尼「美女與野獸」,於是我把美女親吻野獸變化為帥哥那一段的光束和音樂,套用到那根讓我胸悶的石柱上,想像它爆開了,光束四射……。

奇蹟再次發生了,我的手臂還起了雞皮疙瘩。。

我說:"哦哦哦!我的感受改變了!"

她:"很好很好,那你記得了厚?次感元就是這樣操作的。"

然後……她就開始向我推銷他們的NLP課程……價格從三萬到五萬不等,聽得我頭又開始痛了起來,其實我很有意願想上,但以我詭譎多變的的精神狀態來說,我實在沒有把握自己能在台北撐到6月15號開課還不逃離台灣,現在繳費然後等兩個月才上課,對我來說實在是太冒險了,前陣子上了兩堂雅思就落跑的經歷就是血淋淋的教訓……。

其實這就好像 iTunes Store 裡很多的免費遊戲一樣,下載玩是免費的,但在遊戲裡買道具和買金幣,要花很多很多的錢,不然就過不了關,不過相比其他治療要收費,上課也要收費的遊戲,我還是很感謝她一小時的佛心,何況她也沒有勉強我要下載啊,只是順便推薦一下。

治療結束後,我跑去附近的咖啡店坐下來,翻閱那些課程的傳單,在鬱悶中我忽然又有了一些新的念頭,最近我又看完了一本書叫做「瘦的秘密」,裏面最主要的觀點就是:我們要相信自己的身體和我們的大腦,其實身體和大腦是有它自己運轉的自然機制的,只要我們順其自然,不要去干預它,它自然而然會找到一個出路,只要從今天開始我們用心去品嚐食物的滋味,不要每次都為了讓自己心情好過一點就胡吃海塞,餓了就吃,吃飽就停,那不用多久你就會發現,原來我們需要吃下的並沒有那麽多,再搭配一些運動,掃地也好,走路也好,爬樓梯也好,其實都是運動,你不需要天天去量體重,過段時間,你會驚訝自己瘦了那麽多!

我已經按照這個方法進食快要兩個禮拜,我覺得這本書說的很對也很有用,是我至今為止看過最好的一本減肥書,飲食習慣真的有改善,體重也稍微下降了一點,要不然之前是一直不斷的上升,所以我就在想,如果我們大腦和身體和需求有它自然的機制,那麽我們的情緒是否也是呢?NLP只是一個讓我們快速改善的方法,可是我們如果要無時無刻的去改善自己的壞心情那不是很累嗎?是不是什麼都不想,什麼都不做,不要去妄加干預自己的心情,它自然而然就會變好呢?我要試試看。

想到這裡我忽然輕松了起來,於是又吹著輕快的口哨,準備回家,然後去游泳,因為心情開朗,我還沿著忠孝東路散步了三站路,才走進了捷運。

這個想法著實讓我輕松了兩三天,然後,幹!魔鬼又纏上我了。

生不如死啊生不如死……。

看來我只對了一半,心情會自己變好是沒錯了,可心情也會自己變壞呀,看來我的狀況就是和一般人不一樣。

試了三家心理諮詢和一家NLP機構都無解,我簡直被推到了絕望的邊緣,日日夜夜在情緒的地獄火鍋裡哀嚎打滾,在寂靜無垠的夜裡夜夜失眠,獨自品嚐著那極致孤獨的滋味,在燈紅酒綠人潮洶湧的台北裡,一個人吃飯、一個人看電影、一個人關在家,苦守著哀怨。

每個人都告訴我他們很想幫我,但是最後能夠幫助我的其實是自己,可我心想,這不是廢話嗎?十多年的反反複複過去了,我已經數不清我為自己下了多少功夫付出了多少努力,再加上被宣佈有躁鬱症後那黑暗的三年的折磨,我要是能夠救自己的話早就救自己了,我還需要求助別人嗎?

我心裡的魔鬼,咆哮著,而那折翼的天使,縮在角落裡顫抖,無能為力。

但徘徊在死亡邊緣的我,還是硬著頭皮走了出去,找上了第五家機構——X光心靈診所。

試了那麽多心理諮詢還找上這家的原因,是因為它是我唯一在 Google 上找到,在台北運用 NLP 做心理治療的,它不是培訓機構,而是治療中心,雖然我 Google 到了兩三篇對這家診所不利的評價,我還是抱著姑且一試的心情去試試看,畢竟,我已經沒有退路了,天天在孤獨絕望裡掙扎,那滋味一點也不好受!

沒想到進入初談室十分鐘後,這位醫師又給我下了一個令我啞口無言的診斷。

“沒錯,你就是躁鬱症。"

我心想:"他媽的,兩個醫生,一個說我沒躁鬱症,一個說我有躁鬱症,他媽的我到底該相信誰?"

但我沒有馬上問他為什麼我有躁鬱症,他也沒有詳細解釋原因,他只是根據我描述下了屬於他自己的判斷,才間隔短短不到兩個禮拜,就有了截然不同的論斷,我心想:"管他去了,有沒有躁鬱症已經不重要,重要的是他媽的誰能把我醫好,我兩個醫生都看,你們就來給我比賽吧,誰先把我醫好我就相信誰!"

好在兩個醫生各自有個共通點,那就是他們都不在我身上用藥,一個採用心裡學派的治療,一個採用NLP學派的治療,一個要不斷回溯我的過去,結合我的現在做分析評估,一個則是完全不管過去還是未來,只專注改善我現在的情緒。

其實上維基百科查一下NLP的資料就會知道,NLP就是為了應對傳統心理治療效果不佳的狀況下產生的,心理治療探討的是過去,NLP解決的是現在,在NLP叢書中也多次能看到NLP怎麼嘲諷心理治療的效率緩慢,可現實情況是心理治療依然是醫學的主流,而NLP發展了三十年,依然是個少為人知的小眾學派。

所以,讓這個三十餘年來互相看不順眼的派別在我身上實驗一下,想想還滿有趣的。

初談過程中,這位NLP治療師很自信的拿出兩張蓋住姓名的病例來應對我的狐疑:"你看,這一位跟你一樣得了躁鬱症,而另一位則是精神分裂,各自經過不到六小時的療程後,現在都快結案了,一定有效的!但是,每次治療完後你都要回家繼續練習。"

我問:"那要是我回到家又陷入什麼都不想做的狀態,不想練習,該怎麽辦?"

結果這位醫師竟然笑笑的說:"那就不關我的事了。"

這句話讓我很傻眼,什麼叫做不關你的事啊,這是一個懸壺濟世的醫師該有的態度嗎?但我也別無選擇了……於是就抱著姑且一試且死馬當活馬醫的心情,接受了診療的建議。

又過了生不如死的四天,我重新來到這間診所。

NLP就是NLP,這位醫師也採取了和X威思一樣的治療方式,要我想像一個最近讓我痛苦的畫面,然後去修改次感元,進而改變我的感受,區別是,上次只是免費體驗,而這次卻是玩真的!

我告訴醫師,昨晚我真的很痛苦很痛苦,原因是我爸爸的一通電話。

於是他要我告訴他那個痛苦的畫面是怎麼樣子,而且細節也要交代的非常清楚,黑白還是彩色,定格還是動畫,我穿什麼衣服,我坐在哪裡,什麼姿勢,問的巨細靡遺,還要告訴他當時身體那裏不舒服。

我說:"一樣,我覺得頭痛,胸悶,胃痛,非常難受。"

醫師:"那在這個畫面中,你的胸看起來是什麼樣子。"

我:"正方形,而且在發光。"

醫師:"肚子呢?"

我:"是鼓起來的,而且像氣球一樣快要撐破了。"

醫師:"頭呢?"

我:"媽呀!"

醫師:"怎麼了?"

我:"我的頭變成扭曲的形狀了,好像有很多蟲要從我腦子裡鑽出來一樣,這是我想像出來的嗎?我們現在在治療什麼?是治療我的感受,還是治療我的想像?"

那畫面讓我的冷汗涔涔留下,呼吸也急促了起來,我想那醫師應該也發現到了,因為NLP就是在處理從大腦到身軀的所有訊息,每一個細節,都是一項訊號的傳遞。

醫師:"好問題!其實你不用去管那是你的感受還是你的想像,它是什麼就是什麼,因為我們就是要去改變那個讓你痛苦的畫面,進而改變你的感受以及潛意識裡的東西,去消除你負面的能量,強化你正面的能量,隨著一次一次的治療,再加上你自己的練習,你的感覺會越來越好。"

我:"好的,然後呢?"

醫師:"然後我要你把你肚子的畫面放大,放大放大到無限大,直到變成透明的為止。"

我依言照做,其實以我的想像力來說,放大畫面是沒什麽問題,問題在把它放大到什麼都沒有,這就有點難了,因為想像的畫面雖然有強有弱,但總體來說還是比較模糊的,很難看清細節,而放大就是在放大畫面的細節,放大到沒有也是細節,所以真的好難,我試了好多次都做不到,而這似乎跟我的心情也有關聯,在如此憂鬱的狀態下,生活都很難自理,何況想像。

後來醫師又換了一種方式問:"你說你的胃很難受,那你能不能告訴我這難受的感覺是在動的還是不動的?"

我說:"不動的,糾結在那裏。"

醫師:"那你試著轉動它看看,告訴我往前轉,往後轉,左右旋轉,有什麽分別?"

我:"它就停在那裡啊,要怎麽轉?"

醫師:"來,你看。" 說著他打開了旁邊的一盞圓型燈泡,發著白色的光。"你想像著你肚子裡有一顆球,就長的跟這顆燈泡一樣,然後試著轉動它看看,從你的肚子轉動到你的胸口。"

我依言照做,然後醫師分別詢問我每個方向轉動的感覺是好是壞,還打開了另一盞黃色燈泡,要我分別想像是白色燈泡轉動比較舒服還是黃色的燈泡,我說是黃色的,而且我發現往前轉比往後轉舒服的多,他一拍桌子說:"這就是你的回家作業!每天轉,每天轉,有空就轉,尤其在難受的時候轉,你轉的越多,你的改善就越大,因為當你難受的時候就是潛意識的不停把感覺往後轉造成的,所以我現在要你改成往前轉,這樣你就會越來越好。"

我:"就這麽簡單?"

醫師:"就這麽簡單!"

我:"好的。"

他又補充了一句:"這只是一個開始,我們還會接著處理你很多的問題。"

之後又過了比較難受的兩天,可奇妙的是,當我難受時我就不停的想像那顆黃色的燈泡在我胸口和肚子之間轉,我就真的好過了一點,第三天,也不知是治療產生了效果,還是我的練習產生了效果,還是我的新想法產生了效果,我一天比一天好,好到了現在,2013年5月1日。

我又產生了什麼新想法呢?

這一個多月,雖然我幾乎每晚都睡不著,幾乎完全日夜顛倒,也幾乎都呆在家裡什麼都不想做,但我並不是真的什麼都不做,每個徹夜難眠的夜晚,我都用力看了很多小說、很多漫畫、很多影片,用力吸收了很多潛意識裡我需要的東西。

我把史蒂芬·史匹柏全看了一遍、詹姆士·科麥隆全看了一遍、宮崎駿全看了一遍、華特迪士尼全看了一遍,金庸全看了一遍、鳥山明全看了一遍、手冢治虫全看了一遍,最重要的是,我把周星馳和九把刀全看了一遍,還看了這些人、這些電影、這些作品許許多多的資料和花絮。

就在某一個天上冒著魚肚白的清晨,我好像忽然領悟了。

我想起了六年前給自己設計的一句座右銘:

“創作是一切問題的答案,而一切的創作都是為了跌碎所有人的眼鏡。"

“要治好我的躁鬱症,要解決我的情緒困擾,化解我的孤單寂寞以及修復幾乎絕緣的人際關係,最直接的辦法其實是找一個適合我的另一半在一起,可是我找了一輩子都還沒有找到,短時間又怎麼找的到?更何況我都關在家裡,我又要去哪裡找?所以,這個辦法不行。"

“而這個世界上我最渴望的事情是什麼?我知道,是愛!可除了愛以外呢?"

錢,當然是必要的,如果我有很多錢我當然也會開心,可是這件事我在澳洲已經試過了,就算切羊肉能讓我每個月都賺十萬,那又怎樣?我有比現在開心很多嗎?沒有。

就算我天天出去玩,我有一大堆朋友,那又怎樣?

我住在大陸,有比較好嗎?我住在澳洲,有比較好嗎?

環境的轉換只能暫時緩解我的焦慮,而我焦慮的來源,其實是我的創作狀態。

創作,才是我所有問題的答案。

回想過去的每一個真正令我開心的時刻,除了沈浸在愛的時刻,就是潛心於創作的時候了。

不創作,我會焦慮、憂鬱、苦悶。

這是發自心靈深處的,一個自然進化的過程。

只要繼續成為一個創作者,就像過去一樣,我的大部分缺點,都會變成優點。

你說我孤獨自閉吧,當我檢視我的偶像們,可以發現,我的偶像每一個都是孤獨的。

鳥山明每天12點起床,凌晨四點入睡,在每天下午六點助手離開後,妻子和孩子睡了以後,都是孤獨的一個人揮著畫筆。

手冢治虫晚年擁有一個三十人的工作團隊,當然也有老婆孩子和家,但他卻在離家和公司不遠的地方,租了一間小小的公寓作為自己一個人的工作室,並且一週至少有五天都一個人待在那裡,封閉於創作。

宮崎駿也是一樣,大部分時間都待在一個人的屋子裡,挖空心思的籌劃新的作品。

孤獨是創作者的宿命,而古怪的言行舉止,是創作者的個性。

想到這裡我就明白了,為什麼我從小到大都和團體生活格格不入、為什麼我很那和人們深入交流、我什麽我時而亢奮、時而憂鬱、為什麼我總是無法裝腔作勢、無法虛以委蛇,為什麼我無法適應安逸的生活、為什麼有再多的錢住再好的房子都無法讓我真正的快樂?

因為我就她媽的是一個天生的創作者啊!

創作的基因深入我的血液和骨髓,創作的能量在我內心激盪和擺動。

無論是我內心的天使還是魔鬼,無論他們交戰有多麼的激烈,通通都是在呼喚著我:

“我要創作,我必須創作!無論我做出來的是什麼,寫作也好、畫畫也好、拍片也好!我必須創作,我一定要創作,我的頭、胸口和胃塞了很多東西,很多黑暗和光明的能量,我不吐不快!那是我的使命、我的宿命、我繼續活下去的力量,唯有把這種力量釋放出來,化為優秀的作品,我才能讓自己達到自然的平衡,唯有如此,我才能夠繼續生存。"

姑且就把這種症狀稱為「創作病」吧,他是無法治癒的,就算能夠治癒……

搞不好治癒了它以後,我就不能夠創作了。

PS:這篇文章也是我的創作,寫到這裡……

我的焦慮不見了。

-完-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